清朝八旗子弟为什么偏爱文玩核桃

  • A+
所属分类:古董文玩

文玩核桃,也叫“健身核桃”,又称“掌珠”。文玩核桃最初称“揉手核桃”,它起源于汉隋,盛行于明清。在清朝到了鼎盛时期,玩家大多聚集交流在当时的“八旗一条街”,就是现在前门大栅栏儿一带,都是些“不为一日三餐而忙碌的人玩。当时,玩核桃分两种:文玩和雅玩。雅玩是文玩的更高层次。北京有句老话,叫“玩意儿”,当时人们认为:核桃最少也得盘上个8到10年后,核桃包浆完美、碰撞之声如骨如牙金石之响、色泽细润如玉,才能称之为“玩意儿”。在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盛传不衰,形成了世界上独有的中国核桃文化。

古往今来,上至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下至官宦小吏,平民百姓,无不为有一对玲珑剔透,光亮如鉴的核桃而自豪。特别是到明清两朝,玩核桃达到鼎盛时期。

文玩核桃最早起源于汉朝,而流行在唐朝和宋朝,最盛行于明朝和清朝。在这长达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盛传千年不衰,成为我国乃至世界的独有的核桃文化。

"掌上旋日月,时光欲倒流。周身气血涌,何年是白头?"这可是清朝乾隆爷赋诗对核桃的赞美。自古以来,上至宫中帝王将相,下到胡同口的平头百姓,无不为手中攒有一对上等品相,褒奖醇厚的文玩核桃而自豪。也曾有历史记载,明朝的天启皇帝朱由校也是位核桃的忠实爱好者,曾痴迷到日日核桃不离手,亲手操刀雕刻手中的文玩核桃。清明聊朝代也是历史有记载中盘玩核桃之风的鼎盛时期。而今老北京也有不少老话说“核桃不离手,能活九十九。超过乾隆爷,阎王叫不走。”

但我们往往忽视了文玩核桃所承载的地域文化、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的特质和讯息。在方面需要我们进一步的领悟和感受,以致发扬光大,这也是我们历史赐予我们的机遇。通过一枚小小的核桃来了解更多的知识、更多的历史。

过去,很多人对“玩核桃”有偏见,认为是不务正业,“八旗遗风”。尽管我们不喜欢听,但这个看法是有历史依据的。那我们只有深入的了解文玩历史,才能改变别人的偏见。

从文玩核桃所承载的历史文化角度讲:如果从文玩核桃的起源讲起,大概至少上溯到清朝中叶是没问题的。那个时候,核桃是首先是八旗子弟的专利,最后传播至老人健身用具。那时的生产力水平低,劳动者,养家糊口离不开手,没有闲手玩核桃,只能是存在于上述两个阶层。在那个历史时期,文玩核桃迎来了发展的第一次高峰。

清末至民国,梨园行、武行、账房先生中的德高望重者把玩核桃者甚多,影视剧中常有表现,这点是符合历史的。因为体力劳动者,在当时是受歧视的,这些人把玩核桃的潜意词就是“我不用手工作”也能养家糊口,身份比卖苦力的高。

"王爷手里三件宝,扳指核桃笼中鸟",旧时达官显贵最爱的便是玉扳指、名鸟与核桃。这核桃不是砸开吃的,而是用来珍藏把玩的。每对核桃必须纹理相似,大小一致,重量相当。这样的核桃被称为"文玩核桃"。像有的"狮子头"核桃,核桃的纹路像石狮子头上的鬃毛,一对能值上百两银子。古代便有"赌核"一说,野核桃还挂在树上的时候,便有人前去高价购买,弄到好的,便可以赚翻天,倒霉的,血本无归。

乾隆爷玩文玩核桃,并非出自稗官野史,是有实物为证的,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仍保存着十几对乾隆皇上揉过的文玩核桃。经过二三百年,核桃的色儿已经变成了棕红,表皮包过浆后,润泽如玉。这些核桃分别装在精致的紫檀木盒内。

末代皇帝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对此特别书了一笔,描述道:“在养心殿后面的库房里,我还发现了很多有趣的百宝匣,据说是乾隆的玩物。百宝匣用紫檀木制成,其中一个格子里,装有几对棕红色的核桃和一个雕着古代人物故事的核桃。”

文玩核桃跟其他古董一样,在“文革”期间,遭到了扼杀。当时,在造反的红卫兵眼里,凡是老玩意儿都属“四旧”,凡是“四旧”,“必破”无疑。endprint

而那个跟老北京文化紧密相连的“玩”字,也成了“罪孽”。在那个年代,谁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手里揉山核桃呀?可怜这小小的山核桃也成了时代的“牺牲品”。

“文革”中,流传过这样一个段子:一帮红卫兵去抄一个贝勒爷后代的家,贝勒爷后代的家里肯定有不少古董。红卫兵在砸摔这些古董的时候,发现两对包了浆的文玩核桃。他们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问贝勒爷后代:“这是什么东西?”

贝勒爷后代如实相告:“核桃。”

“胡说八道!”红卫兵小将当然吃过核桃,但吃过的核桃跟这两对核桃“长”得不一样呀!这是两对“官帽”,其中一对还是四棱,有鹅蛋那么大,而且还包了浆,您想,跟平时吃的核桃能一样吗?

“从哪儿来的?”红卫兵厉声问道。

“是从我爷爷那儿传下来的,这是在手里揉着玩的核桃。”贝勒爷后代说。

“骗人!”红卫兵只知道核桃能吃,没听说过核桃还能玩,认准了贝勒爷后代在欺骗他们,让贝勒爷后代交代,这鹅蛋大小的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的?贝勒爷的后代老实巴交的,只能实话实说,但红卫兵小将就是不信,可是他们也琢磨不出来这核桃是干什么的。

突然有个红卫兵说,这会不会是特务组织的密电码?也许他刚看了样板戏《红灯记》,才有这样的联想。也是巧劲,刚好这位贝勒爷后代在解放前国民党党部当过差,而且在抄家时发现了国民党的党旗和党徽。一句话点醒了红卫兵的想象力,他们认准这核桃里有密电码。贝勒爷的后代怎么解释也没用。这帮人为解开密电码,把这四个文玩核桃一一砸开。诸位有所不知,山核桃跟能吃的核桃是不一样的,里面几乎没有能吃的东西。当然,更没有什么密电码。红卫兵们又纳闷了,这是什么东西呢?是核桃,里头没有仁儿;不是核桃,长得又像核桃。最后,红卫兵还是把这两对文玩核桃当成了能吃的核桃。

文玩核桃在“文革”中遭此命运,谁还敢玩呀?这小玩物慢慢地也就淡出了北京人的视线。

直到“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了,一些老北京人才翻出尘封的箱子底,把藏在家里的这对小玩意儿给“请”出来,敢在手里把玩了。

文:之乎者也矣焉哉也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