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玉器暴利的翡翠市场背后:挖玉工一条命2500元,不敌一块儿玉石

  • A+
所属分类:宝石资讯

诗经有云:“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通透细腻的美玉,无人不爱,尤其是碧绿的翡翠,水光流动,春色潋滟,简直美不胜收。

但很少有人知道它们的来历,竟如此沉重。

前不久,世界最大的玉石产地缅甸帕敢翡翠矿区发生大规模塌方,近200人丧生,政府给了遇难者家属50万缅币的抚恤金,折合成人民币只有区区的2500元。

当我们感叹人命竟如此廉价时,几十万来自全国各地的矿民,又重新奔赴在这片危险的土地上,夜以继日地挖玉、捡玉、寻玉,连死亡都无法将他们逼退。

他们真的不怕死吗?

1、诱人的玉石梦

12年前,缅甸的小相才刚满15岁。小相的妈妈去世得早,爸爸又体弱多病,穷家薄业的,尽管小相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也没机会继续读书了,他自己也不想读书,只想快些赚钱,最好赚很多钱,让一家人过上富足的生活。

像小相想法这样的穷孩子,缅甸数不胜数。不同的是,小相是华裔,会说中国话,这为他之后的脱贫致富,埋下了伏笔。

15岁的少年能做的工作有限,小相听人说,缅北帕敢有个遍地宝玉的矿区,能让很多人一夜暴富,他便急不可待地前往了。

小相原以为,这个名叫翡翠矿场的地方一定风景秀丽,去了才发现,到处是光秃秃的山体,没有一点绿色植被,滚石和滑坡随时会发生,路上全是碎石与泥土,一下雨泥泞不堪。

但却有无数挖玉工潜伏在这里,他们的脸因阳光暴晒而枯黄,手指则因在渣土里淘挖变得黝黑,每个人都佝偻着腰,翻捡着、搜寻着。

小相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就跟着一个老板后面干苦力,没有工资,管吃管住。老板告诉他,翡翠矿场承包给了大公司,机械化开采,这些普通的矿工,是守在这里等着捡漏的。

就像秋天收割后的麦田总有一些麦粒遗留一样,机器开采后矿渣里也可能藏着遗漏下的宝藏。当地政府允许人们在规定的时间进入矿区采集尾矿,因此来到这里的人,无不怀揣一个美丽的玉石梦。

小相一开始觉得这是政府怜悯穷人的善举,后来他才明白,这其实是缅甸填补军需的一种方式。挖玉工获得收益后,必须上交高昂的玉石税给缅甸克钦邦的克钦独立军。

倒土车把矿渣刚一倒下,早已等待多时的挖玉工们便疯狂地扑向黑色垃圾里翻找搜寻,谁发现归谁所有。

小相也是其中一员,矿车没来的时候,他们也不闲着,带着自备的工具四处挖玉,直到深夜也不休息,打着手电在矿渣垃圾上苦苦寻找,偶尔有人找到一块值钱的玉石,兴奋地叫起来,眼里闪着狼一样的光。

2、富贵险中求

挖玉工的生活极为艰苦,几块塑料片,一张破布,往山脚一支,就是他们的家。吃不好穿不好,没日没夜挖玉,被滚落的山石砸中身体,胡乱抹一把血,撕块破布条捆住伤口,就继续干活。

但他们只是最底层的矿民,就算挖到好料子,也卖不出好价钱,因为没有出货的渠道,只能听由老板盘剥。

小相是个机灵人,在翡翠矿场干了几年,他熟练掌握了找玉石的本领,也把这里的弯弯绕摸得门儿清。经历了多次被收货老板压价的憋屈后,他决定自己单干。

云南省瑞丽市是一座国界线上的小城,是缅甸与中国的经贸交汇处,翡翠贸易市场的生意做得热火朝天。这里一小块上等的翡翠,便是挖玉工们猫在矿场一辈子也挣不来的数目。

2014年,21岁的小相决定赌上一把,他花空了两万五千元的积蓄,从缅甸的翡翠矿场收购了20多块玉料,来到瑞丽市摆了个摊子。

小相看玉的眼光好,又会用中文谈生意,他心里想着这些料子就算挣不了大钱,也断不会亏本。但没想到事情那么顺利,摊子刚摆出了几个小时,就有买主上来问价钱。一块八百元收来的料子,对方爽快地出价两千五拿走了。

三天之后,小相手中的货被抢购一空,净赚了五万块钱,这还是他没喊虚价的利润。当晩他兴奋得怎么也睡不着,暴利啊,简直是暴利,怨不得有人为此追逐一生。

从那以后,小相便从矿场挖玉工的身份摆脱出来,当上收料老板,奔波于缅甸与云南之间。他的装备也从鸟枪换炮,穿上了皮衣,用上了手机,还买了辆二手汽车。

小相确实挣到钱了,他肯吃苦,头脑又灵活,直播兴起后,马上赶上风口,做翡翠原石直播带货,收益好的时候,月收入能挣十万甚至几十万块。

但做玉石买卖并不容易,玉藏在石坯里,要赌眼力,还要赌运气,若是花大价钱买回没用的料子,赔得倾家荡产也是常事。即使是小相这样有经验的行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那只能自认倒霉。

玉石的行情也不稳定,生意萧条的时候,半年都开不了张,为了维持生计,小相还做了一段时间的木材加工业。

并且,从缅甸带料子到云南,要经过各个关卡,要交重税,要有证件,否则会被判为走私罪,没收料子不说,有可能还要被拘留。

缅甸有上百个民族,军阀势力长期混战,社会治安很乱。小相一赚到钱,就被恶势力盯上了,找他要一万块钱的保护费,不交,他们就来搞破坏,但即使交了,也只能保半年的安宁,他们就像吸血鬼一样盯住了玉石生意人的钱包。

精明的小相确实获得帕敢翡翠矿区普通挖玉工们无法想象的财富,但这一行并非谁都能干的,富贵都是险中求。

3、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世界玉石有百分之七十来自缅甸,而帕敢翡翠矿区则是最闻名的玉矿产地,这里每个月都吞吐着巨额的利润,但在这背后,埋葬着挖玉工们累累的尸骨与空洞的灵魂。

像小相这样升级做老板的屈指可数,大部分的缅甸穷人,没有文化,也没有一技之长,除了卖苦力别无选择。签证出国务工,动辄几百万缅币的费用,他们拿不出也舍不得,来矿区挖玉,渴望运气好一点,挣点小钱娶个老婆,过几天舒坦日子。

但好玉可遇不可求,一天挖不到,一月挖不到,一年挖不到,挖玉的辛苦与获得回报相距甚远,人就会焦躁烦闷,难以支撑下去。

小相去矿场收货时,常看见一些神情极度萎靡或极度亢奋的人,他瞅一眼就知道,这些都是“瘾君子”。

缅甸是一个典型的军政府国家,军阀的势力需要毒品交易的巨额利润来滋养,有充实的财库,他们才能大肆采购军火,维系统治,因此缅甸买卖毒品非常容易。

矿场的周边,各种产业自由发展,像买面饼买槟榔一样,矿工可以轻松买到毒品,而且价格低廉。

小相有极强的自制力,他知道毒品这东西一沾上,人就毁了,所以从来不去尝试,做生意时客户拉着他叫他吸毒,他也想方设法推脱掉。但挖玉工们并不了解毒品的危害,或者即使了解,也无法抗拒它的魔力。

生活实在太苦了,每天扎在黑黝黝的矿石与废渣中,日夜劳作,无休无止,身体的疲累,疾病的苦楚,还有精神上的绝望,各种各样交织在一起,折磨得他们痛苦不堪。

因此,有一半以上的挖玉工都在吸毒,用错误的方法麻醉精神,最后无法回头。

但即使不吸毒,性命也是完全没有保障的,长期开采,矿区的自然环境早已破坏,塌方随时有可能发生,小相就亲身经历过,他正在矿区觅货,身后传来一声轰响,来不及跑开的两个挖玉工被埋在下面,顿时失去了呼吸,小相自己,也被落石砸得头破血流。

这两个挖玉工,有一个是家里的顶梁柱,儿子才两岁,老婆肚子里还怀了一个,挺着肚子来领尸,哭得撕心裂肺。另一个像当年的小相一样,不满十八,刚来矿区半年,连生活费都挣不上,就这样匆匆离开了世界。

2020年7月2号,死神再一次光临帕敢翡翠矿区,而且来势汹汹。多日降雨后,两侧山体坍塌下来,泥土与雨水混在一起,沿着地势顷刻间注入湖泊,波浪蹿起两层楼高,尘烟四扬。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的30秒之内,一声巨大的轰鸣后,泥石流倾泻而下,几百名站在地处的挖玉工们来不及反应,就被卷入湖中,恐惧的哀嚎声被水浪瞬间吞噬,仿佛人间地狱。

小相赶到时,搜救队正在收拾遇难者的遗体,现场一片狼藉。倾盆大雨还在下,前来认尸的家属们哭声震天,匆匆告别之后,裹尸袋和棺椁被丢进矿山边新挖的一个大坑里,就地掩埋。而家属们能拿到2500元的抚恤金,或者说,是买命钱。

有个一头乱发的年轻人蹿到小相身边,小相认出来他叫阿昆,是一个相熟的挖玉工,也是这次矿难的幸存者,泥流呼啸而来时,他被卷入水里,泥水立即堵住了口鼻。

好在阿昆水性好,翻滚了一会,他浮出水面,在乱石丛生的水流奋力游了四十分钟,总算死里逃生。

小相打量着他身上到处擦伤的血痕,问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阿昆抽了一口烟,无所谓地说:“还能有什么打算,接着挖玉呗,塌方总不会天天有,总比活活饿死强。”

柳宗元的名篇《捕蛇者说》里,永州的捕蛇人也是这么回答的,他祖父捕蛇死了,他父亲捕蛇死了,他自己干这个营生十二年,几次险些丧命,但他还是要去捕蛇。

他没有别的出路可选,不捕蛇,他会生活得更痛苦更无望。那些徘徊在缅甸翡翠矿山的孤魂,那些生生世世匍匐在地的挖玉人也是如此。

他们的命贫贱而卑微,活着,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件极艰难的事。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