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老师让我破她的处/高冷女神沦为胯下玩物

  • A+
所属分类:首饰资讯

法蓝西帕黎机场。

        

亨利亲自接机,看到侯平安和童芸出来,脸都快笑歪了,张开双臂要和侯平安来个大拥抱。

年轻老师让我破她的处/高冷女神沦为胯下玩物

        

侯平安伸手,就将拥抱变成了握手。

        

亨利又要和童芸拥抱,又被童芸故技重施,只握了个手。

        

不过他完全不在乎,和侯平安哩哩啦啦的说了一大通。

        

童芸就凑到侯平安的身边,在他耳边说道:“这家伙没安好心,说给你安排了很好的活动。”

        

“是个懂事的。”

        

童芸就撇嘴,男人。

        

不过她也算是知道生意场上的一些套路,亨利不过是想讨好侯平安,得到他应该想得到的。一旦侯平安不能满足他,可能就会被一脚踢走。

        

都是生意人!

        

亨利亲自开车,将侯平安和童芸送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今天晚餐后我来接你,带你领略一下帕黎最为动人的一面。”

        

亨利说着的时候,还对着侯平安眨了眨眼睛,一个男人都懂的小表情。

        

侯平安就看童芸。

        

童芸不翻译,只是笑吟吟的送亨利到了门口,看亨利挥手离开。

        

“翻译呢?”

        

侯平安一巴掌拍过去,童芸头一扭,身体旋转了一下,羊毛呢的长裙子旋转了一下,就像是旋开的花瓣绽放,躲开了。

        

“男人之间不是都有默契吗?”

        

童芸哈哈一笑,然后对着侯平安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吧,如果你想留下来我也不介意。”她说着,做了一个叉腰摆胯,一只手托着,就像是摆着造型的模特一样。

        

她展示了一个自以为最为美丽的姿态,像是邀请,又像是做出的一个“滚蛋”的姿势。

        

聪明的女人。

        

和这种女人打交道,侯平安就是很简单,任你妖精变化万千,猴哥自有一棍万法灭。

        

晚餐是亨利请的,就是一个小店里吃牛排,吃完已经天黑了,没有逛街,直接回酒店。

        

从酒店看帕黎的夜景。只要有灯火,夜景都很好看。

        

等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亨利。

        

亨利对着侯平安摆了摆头,没有了白天西装革履,彬彬有礼,而是一身有花纹的夹克牛仔裤,还有亮晶晶的金属装饰品,朋克风。

        

“野钓,绿森。”

        

侯平安一愣,然后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夜店,女人。哈哈,亨利,你真是个语言天才……”

        

男人之间确实是有默契的。

        

哪怕亨利的众华国语言说得再烂,侯平安都能听得懂,所以这是一种很神奇的默契,超越了国别。

        

“yes。”

        

亨利很高兴,摆了摆头,还手臂往前一摆。

        

“let‘sgo!”

        

这句英语侯平安听得懂,虽然是学渣,但是这种简单的英语,譬如“good”“byebye”“make”等。

        

两个男人,就像是偷偷溜出宿舍的小学生一样,那种无拘无束的兴奋,怎么都遮不住。

        

亨利还吹口哨,在街上看到摩登女郎,毫不顾忌的就挥手打招呼。

        

“嘿,American,I‘mfromAmerican。”亨利还对着擦身而过,回头看他的皮裤女郎,大声的说着,冒充霉国人。

        

女郎就笑着和旁边同伴女郎说了什么,两个女郎就咯咯咯的笑着,一边走,一边对着亨利和侯平安投了个飞吻。

        

“我喜欢,帕黎的女郎,我很喜欢。”侯平安对亨利大声的说着,还竖起大拇指。

        

亨利大笑,一只手搭在侯平安的肩膀上:“还有更好的,别着急,我带你开开眼界。”

        

听不懂,但是不妨碍两人勾肩搭背往前走。

        

侯平安满怀期待,他能懂亨利的意思。

        

穿过两条街道之后,就有个门口挂着各种灯的拱形门。

        

一进门,就有两个彪形大汉站在那里。

        

“亨利,当心点,这是你的客人?”

        

“是的,众华国人,我的好朋友,来喝点。”亨利说着和其中一个大汉击了下掌。就对着侯平安摆头,进入了。

        

门口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郎倚在墙壁上,抽着烟,朝着侯平安隔空喷了一口烟出来,那肆无忌惮放狼的笑声随着那口烟喷到侯平安的脸上。

        

门一推开,原本隐隐约约的音乐的声音就变成了狂飙的音浪,猛然的撞到了两人的身上。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欲忘。

        

所有的夜店真的已经不分国别,就是在声浪中释放自己的欲忘。

        

只不过这里比国内更加的狂放,更加的彻底的将人的欲望放大,这就是巨大的空间就是个欲望放大镜。

        

“亨利,给您安排好了。”

        

一个蛇妖一样的女人,大片的背部在泳衣一样的闪亮的服饰中露出来。

        

还对着侯平安勾了勾手指头。

        

走路的时候,扭来扭去,腰都快要扭断了,大磨盘走一步,就会抖一下。

        

这里的女人都会完美的利用自己的优势。

        

包厢里已经有四个女人坐着,有的斜斜的躺在沙发上,有的站着,肩膀抵住墙壁,一口烟喷出来,整个人的脸都模糊了。还有的趴在沙发的扶手边,将大磨盘翘起来,左右轻轻的摆动,对着侯平安和亨利这边抛媚眼儿。

        

其实到了这样的地方,男人就是真男人了。

        

左拥右抱,美酒佳人。

        

娇柔的身体在怀里就像是滑溜的蛇一样,用修长而柔软的躯体缠绕着侯平安壮硕的身躯。

        

皮杯儿一口接一口,撒下来的液体,说着天鹅一样修长的脖颈往下,淌过锁骨,又起伏而下。蜿蜒着,消失在峡谷深沟之中。

        

音乐和迷离的灯光,让包厢内的人都变幻着各种色彩。

        

滑腻的肌肤在手中滑来滑去。坐在自己腿上的小腰扭啊扭,大磨盘就像是电动马达一样,抖得飞起。

        

每个人都很嗨。

        

侯平安也很嗨,亨利更嗨,女人们也很嗨。

        

如果把一种职业做出乐趣来了,那就会从心底里感觉到快乐。

        

第二天一早醒过来,侯平安睁开眼,然后猛然的四下张望。

        

昨晚的迷离和狂欢,仿佛就像是在在身上下了毒一样,现在还处于解毒阶段。

        

脑子有些疲倦,但是很清醒。

        

亨利带了姑娘回去,侯平安也带了。他知道亨利的想法,几乎都要表现在脸上了。

        

这是一种认同感,但是侯平安醉的一塌糊涂了,是被俩姑娘架着回去的。

        

掀开被子,什么都没有,光的。

        

穿着浴袍,然后站到窗口俯瞰帕黎,昨晚上的光怪陆离,到现在有些清晰的展现,他并没有感觉出什么异国情调的风情。

        

昨晚架着自己回家的两个小妞已经不见踪影了。或许亨利给了一笔钱就消失了,谁愿意和一个醉猫待在一起?

        

“笃笃笃”

        

有人敲门,侯平安穿的浴袍就走过去开门了。

        

童芸现在门口一脸笑意的看着侯平安。

        

“别阴阳怪气的说话。”侯平安提前警告,然后也不管她,自顾自的去浴室里洗澡去了。

        

他现在根本就没将童芸当成是一个女人。

        

童芸就进来,将门关上,然后猫步一样,一步一摇曳的走到浴室门口,靠在门框边,眼光肆无忌惮的打量侯平安健硕的后背,看着水流从他宽阔的后背流下来。

        

“嘘――”

        

童芸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就嘴角含笑的顺道:“昨晚烂醉如泥,没想到你也能喝成这样。”

        

“你以为我是无所不能的吗?”

        

侯平安不屑的回一句。

        

“不过是不是无所不能你肯定不知道!”侯平安转过身,无视童芸的注视,这娘们是过来人,啥没见过?

        

“啧啧啧”

        

嘴巴就像是上了发条一样的,吧嗒吧嗒的。不过这娘们也就止于此了。看侯平安从容的穿好衣服,看童芸。

        

“说吧,今天怎么安排?”

        

“亨利想让你去见见他的家人。以朋友的身份去拜访他。”童芸就随手将一个文件夹递给侯平安,“这里面是亨利提供的他们家族的一些资料,如果你确定要去的话,最好先看看。”

        

侯平安接过后随手就扔在了床上。

        

穿好外套,对着童芸说道:“让亨利过来!”

        

“好,我给他电话!”

        

童芸说着就走到了窗前,给亨利打电话。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等过了几分钟之后,童芸对着侯平安做了个“ok”的手势。

        

侯平安转头看童芸:“如果我想吃米线和油条,你猜亨利会不会给我弄过来?”

        

“你可以试一试!”

        

“那你可以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

        

童芸哈哈一笑,但是并没有打这个电话。这个时候,就听到敲门的声音,童芸抢先一步去开门。是客房服务,送了早餐过来。

        

“你给我叫的?”

        

“你还指望昨天的那两个骚货?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怎么会喜欢那种款式的。”童芸撇了撇嘴,看着服务员将东西摆满了桌子。

        

“谢谢!”童芸拿了几张钞票递给服务员,看服务员退了出去。

        

“在欧美,甚至有些亚洲国家,你得多备点零钱。”

        

童芸端着一杯牛奶,喝了一口,然后放在桌子上。

        

“说说你的看法!”侯平安端起牛奶,灌了一口,拿起一片面包就往嘴里塞,这种西式的早餐,对吃惯了米线和麻坨的侯平安来说,还真不太习惯。

        

“我喝过的。”

        

“我知道啊?我又不嫌弃!”

        

童芸就吸了一口气,白了侯平安一眼,说道:“亨利胜算不高。”

        

“我知道,但是也别小看他!”

        

侯平安就微微一笑,昨晚上他故意和自己去了夜店,还在熟人面前放浪形骸,如果猜的不错的话,那就是做给某些人看的。

        

示敌以弱的浪荡公子的形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