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再加入一根手指总裁/快穿之玩遍后宫H文

  • A+
所属分类:首饰资讯

斯文扫地

又再加入一根手指总裁/快穿之玩遍后宫H文

        

这就是崔呈秀的感觉。

        

自己之前好歹也是堂堂御史,怎么就沦落到今天这个地位了?

        

又看了看锦衣卫的手段。

        

崔呈秀想要哭。

        

自由的大门敞开着,可是,崔呈秀却是没有胆子走出去。

        

五百多人都是登记在册。

        

走出去,锦衣卫,东厂番子什么都不干,就盯着你搞。

        

跑,你能跑到什么地方去?

        

在另外的一个小土坡上面。

        

张好古和朱由校也是站在一起。 

        

朱由校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开口道:“他们能干好么?”

        

“最开始肯定是要出乱子的!”

        

张好古微笑道:“所以说,这必要的威慑手段还是要的,皇上也不要着急,几万人呢,总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调整,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搭建房屋,来安顿这些流民,冬天已经来了,如果没有一个取暖的地方,他们会被冻死的!!”

        

朱由校点点头。

        

他已经拿出了三十万两白银来安顿这些流民。

        

主要是用来收购木头,粮食,还有就是一些生产需要的工具,耕牛,锅碗瓢盆,开垦需要的农具等等。

        

至于三大殿朱由校暂时没有了这个心思,当务之急还是让这些灾民能安稳的度过这个冬天。

        

冬天结束之后,马上就要开垦荒田。

        

朱由校最开始想要修建漂亮的房子,这个想法被张好古给直接摁死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修建能住人的仓库,宿舍,能容纳的人越多越好,漂亮的房子这不重要,最主要的是能住人。

        

除此之外,暂时,男女还是需要分开居住的。

        

青壮和老年人也是需要区分开来。

        

年龄在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单独区分开来,让他们做一些简单的活计,负责分发食物,而青壮则是负责修建仓库。

        

除此之外,张好古也是单独挑选一批出来担任永定县卫兵。

        

这些人主要负责的内容就是维持秩序,负责抓捕小偷。

        

分别交给了卢象升和孙传庭来处理。

        

这仓库日后是可以用来堆积货物的,现在则是先让这些人全都住进来再说。

        

仓库的四周都是用兽皮包裹起来。

        

挡住了烈烈的寒风。

        

而对于朱由校来说,救济灾民也只是刚刚开始。

        

“目前来说,灾民的人数一共是四万两千多人,年龄在三十岁以下者三万六千人,年龄在二十岁以下者两万三千二百七十四人,十五岁以下者一千六千人!”

        

老人不多在逃荒的过程当中,基本上已经被淘汰掉了,幼童也不多。

        

天灾人祸,适者生存。

        

张好古一边看着手中的资料,一边看着朱由校道:“县长,你看如何?”

        

朱由校大致的看了几眼,这资料十分的详细,乃是张好古设计了一个表格,人数,男女全都标记好了。

        

除此之外,需要花多少钱,糜耗多少钱财,大致的开销,还有就是这个永定县的进账,张好古也基本上是算好了的。

        

一目了然。

        

朱由校办事儿多少有点三分钟热血。

        

现在,张好古需要做的就是维持住朱由校的这三分钟热血,尽可能的简化朱由校的难度。

        

不能让他上来就自暴自弃。

        

如此一来,张好古的工作量直接爆炸。

        

以便需要操心永定县的诸多事宜,同时,还要操心户部的事情。

        

如今,他在永定县,自然这户部上下大大小小政务也要送到永定县让张好古来处理。

        

户部整个领导班子都被张好古给挪到了永定县,基本上不在京城办公,京师的户部俨然就是一个空架子。

        

有些时候,张好古不得不两头跑。

        

一边处理永定县,一边还要去京师跟内阁这边扯淡。

        

而另一头,朱由校的工作量也很大。

        

朱由校白天也是给工厂进行选址,这纺织机和织布机最好还是放在河流的附近,不过,现在河流基本上是被冻结,就算是真的把工厂搞出来,也是最好安置在室内。

        

而且,按照现在这个情况,开荒是不可能开荒的。

        

哪儿还有荒地给你开?

        

暂时只能搞搞工业化,还不能大规模,只能是小规模。

        

想要把土地搞来,就得靠新政了!

        

机器的生产这又是一笔预算。

        

除此之外,还有就是一批批货物的进购,一批批货物的出货。

        

偶尔,还得回到京师上个朝。

        

两个人可谓是忙碌的不可开交。

        

就目前来说,整个永定县还是处在一个吞金状态当中,唯一能带来利润的是三足金蟾的销售。

        

如今这个三足金蟾的价格已经落了下来。

        

但是,即便是如此,一个三足金蟾的价格也是卖出了一千两的高价。

        

自然,现在的三足金蟾也已经不是朱由校亲自操刀了,而是专门的培养了一批匠人,有人负责雕刻,有人负责生产零件,还有人负责销售渠道。

        

最初,这个钱是进了内帑的,朱由校也是由此大赚一笔。

        

而现在这个三足金蟾的利润则是被张好古强制要求留在了永定县,除此之外,商户赚到的钱还要给自己的户部交税。

        

“三足金蟾的销量小了许多!”朱由校看了看张好古递交给自己的表格,忍不住开口道:“薄利多销,师傅,这个三足金蟾的价格还是可以再往下压一压的!”

        

“皇上,你也不看看,买这个蟾蜍的都是些什么人?”

        

张好古笑了笑道:“现在能舍得一口气拿出一千两银子的商户毕竟还是一个小数目,如果这个价格降低到了一百两呢?他们反倒是觉得贱了,而且,现在我们主要的销售地点是在京城,如果是其他城市呢?南方打通了渠道,想必有钱人还是有不少的!”

        

朱由校来了兴致,当下点点头:“还是师傅想法多!”

        

而后,朱由校又忍不住皱眉道:“只是,这些候补官员,一个个都在消极怠工着实可恶,朕看他们是真的一点仁爱之心都没有,这些候补官员若是真的当了官儿,他们能使好官么?”

        

一边说着,朱由校又是火气十足的开口道:“师傅你看,这个陆万龄,昨日做了陈词总结,说这些流民天生蠢笨不可教化,还说什么唯上智与下愚不移,这是圣人的道理,圣人就是教他们偷奸耍滑的吗?”

        

把这群牛鬼蛇神凑在一起也有十天的时间了。

        

只是,这十天的时间,朱由校也是十分的失望,这根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他妈的,就感觉整个朝廷好像都是没有什么好人一般。

        

张好古接过文章看了几眼,则是微笑道:“皇上,这是他们的思想都是根深蒂固了,需要给他们一个正确的引导才行!”

        

朱由校反倒是愣住了,忍不住开口道:“怎么引导?”

        

“指望这群王八蛋有理想有信念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张好古在心中嘀咕,只是,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看着朱由校道:“自然是利益,自然是让他们认为自己这么做日后必定是可以飞黄腾达!”

        

朱由校好奇了:“师傅打算怎么做?”

        

张好古微笑道:“皇上,就让我先来保密,到时候,我再来告诉你!”

        

朱由校略一沉吟:“那,好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