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玉器翡翠雕刻,应该呈现出高于传统的美感

  • A+
所属分类:珠宝首饰

在翡翠雕刻这个领域里,李敏的身份是商人。他是土生土长的潮汕人,他并没有系统接触过雕刻,但圈里的人却给了他一个特别的名号“嘴雕”,意思是他虽然手不会雕,但嘴却能说明白雕刻的门道。雕刻师有各种问题,都喜欢找到他,他有很好的审美,在行业摸爬滚打多年,他积累了很多翡翠雕刻的实战经验。

他与行业内一群有想法的新锐翡翠雕刻师,共同创立洗心琢玉青年玉雕协会,他们以更深度的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去创新,希望能成为阳美雕刻市场的一股清流,推动行业变化。

“但骨子里我还是个商人,最大的目的是赚钱。”,李敏说到,他以生意的方式进入行业,只是他做不到视而不见市场存在的问题,变成随波逐流的人而已。

翡翠以稀为贵的卖点,改变了

二十年前的阳美,还不是玉都,当时翡翠市场的规模还很小,商家都集中在老街上,总共不过百来号人。李敏进入翡翠行业很早,他经历过翡翠发展的红利期,在好时机的推动下,他成了阳美迅速发展起来一批翡翠商家之一。

在这二十年里的变化里,他看着翡翠市场从初具规模到疯狂上涨,做什么都能卖,最后又到跌下了神坛,进入到一个停滞迷茫的阶段。

很多商家都觉得这两年行情不好,很多人囤着翡翠原料消极等待。但李敏却觉得,很多事情都该改变了。

比如在翡翠迅猛发展的这二十年里,翡翠市场主打的卖点是物以稀为贵,整个市场都在围绕这个卖点运作。当时消费者对翡翠的认知低,佩戴翡翠已经是有别于大家的行为了。而翡翠稀缺昂贵,商家呈现出来翡翠却没有深度,市场都是做平安扣、叶子、胡豆、胡瓜等简单的表达形式。

档口随处可见的翡翠福豆

作品没有层次渗透,其实说白了,商家更多是在卖料子,而玉雕师的作用则是服务于纯净度,让翡翠的珠宝性的价值最大化,这样一来,玉雕师容易陷入过分彰显料子,而忽略作品整体性的问题。

在李敏的眼中,翡翠价值应当有两个层面的体现:一个是珠宝层面,一个是工艺层面。

两者是同时存在的,因为翡翠原石开出来不可能完美无瑕,纯净度很高的相对较少,质量不是很好的需要工艺的二次加工。有瑕疵的东西可以通过雕刻来呈现相对纯净的一面,再加上好的题材:有寓意的图案、中国传统信仰等,才能满足满足消费者对美好的向往。

而玉雕师要在工艺层面有所突破,首先要基于对料子的判断,审料。懂翡翠才能有对种水等的判断,然后才能凭借经验去构思能去除瑕疵、体现美感的设计。

珠宝性的作品需要大的品牌和匠人,从整件镶嵌配搭方面去提升美感和价值,雕刻类的作品也要仰仗有匠心的雕刻师,通过自己的思考和理解,呈现有别于传统的、被积压的那些东西的作品,塑造出符合消费者心目中想要的作品。

“呈现出高于传统的美感,是目前翡翠匠人该去完成的工作。”

在整个经济环境不太好的情况下,李敏的经营方向也开始往这面转变。 他主张,切实雕刻,去杂,修形体,调水,不能过分。他对工艺有了更高的要求,他拿出七年前自己卖的一件弥勒佛的作品,他说当时作品卖了30多万,自己还洋洋得意,但现在一看,看到的全是缺点。

最近几年,他也有卖弥勒佛的雕件,但同样一尊弥勒佛,呈现对美的理解已经不同了。

直播需要套路,但我不要

谈到这两年翡翠直播的风起云涌,李敏收起了笑意,他之后的一段话,表露出了对当下翡翠直播的失望。

李敏并不是一个思想顽固的人,他知道直播的出现是网络时代发展的必然,他也做过几次翡翠直播的尝试,他做的更多的是专业的内容输出,向买家阐述作品的理念,工艺,对于买家提出的关于翡翠的专业问题进入讲解。

他希望通过这样的互动来建立信任,开拓一部分新的市场,然而他却玩不下去了。

“有客户问,你们有没有三千万的摆件?他们以为翡翠就是放在超市里的商品,让人看的,难道我们把这些三千万的摆件摆一桌子让人去挑啊。 ”

李敏不是个有耐心的人,碰到太多这样的消费者,他不愿搭理,干脆退出了直播聊天。线上的信息不对等让他和用户之间的沟通变得很困难,而从低端市场走出的砍价模式更是让他们这些做高端翡翠商家无所适从。

李敏经营的守璞斋

在走访之中,我们发现很多揭阳的商家都对直播表示出了排斥的情绪。曾经翡翠线下的销售模式,是建立在彼此信任,信息对等的情况下。买家验资看货,卖家诚信销售,没有多一句的废话。

如若可以选择,揭阳这群做高端翡翠的商家更愿意守护着这种“讲规矩”的线下交易。

这也就是当下李敏和其他揭阳的商家面临的困境。揭阳中高端的翡翠市场对当下的直播有点“水土不服”,翡翠直播先是从四会发展起来的。四会占据着翡翠低端批发的市场,商家雇佣了一些直播小妹,她们用煽动性的语言,表演方式将大量传统、低层面的积压货品卖给对翡翠认知比较低的人。

李敏看过他们的直播,几乎人人都在说:糯冰啊、冰种、玻璃种啊,她们把翡翠的挂件摊在一桌子上,就像卖地摊货一样一件一件卖出去。但翡翠的价值是多种方面体现的,不仅是材料上的,也有工艺上的。我们说的冰种,不仅是材料,里面还关系到纯净度、器形,色调等多方面的原因才判断价值。

主播对翡翠通常是一知半解,商家培训她们通常也不过几天,最长的也不过几个月。

其实在行家看来,网上很多售卖,秒杀的翡翠都是垃圾成品,商家为了清库存当然可以放低价格,自导自演一场好戏。但是消费者不知道,他们甚至会拿这些低端的翡翠来和其他商家手上的高端,制作精良的翡翠雕件来比。

最后直播、微商,不专业的人对消费者错误引导。消费者对源头市场认识不透, 被蒙了之后,失去对翡翠的兴趣,没有了二次购买的欲望。

有困难敢担当,这才是潮汕人

李敏是一个有底线的人,而他的底线和坚持却成了他在直播时代的瓶颈。

如今他们这群商家处在进退两难的位置,原料少,价格高。 供大于求。外行人员的进入,做出错误的宣传和引导,消费者在一个懵懂的阶段,很多人想看,未必想买。还有七天无理由退货,无疑也增加了卖家的风险。这使得翡翠销售很难,“按目前阳美的雕刻来说,当地的经营者失去信心,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 避开成品的加工。”李敏说到。

互联网的渗透打破了行业的交易规则。现在行业正在经历一个恶性竞争的过程,而翡翠和其他的商品又有本质上的区别。它不像红木,黄金,有一个市场行情。有些人觉得值十万,有些人觉得值一万。

没有绝对的对错,就看能卖出多少,商家都在自己的圈子卖。

现在像李敏这样的商家在圈子里很有威望,但在直播的语境下却没有话语权,话语权掌握在很多不专业的主播上。

前来天他在抖音看到商家做的玻璃种的观音,也有点丑,主播说,一百万买进,现在专家鉴定说值一百八十万。然后李敏就留言评论:这个专家脑子进水了,要是他敢一百八十万买,我就相信他。

但这样也无济于事,该买的人还是会买的。

“直播是需要套路的。”

“我不要,要套路干吗。我的风格是真诚合作,以专业,诚信的态度呈现符合消费者心中美好的货品。我拒绝砍价,我可以以专业的技术为你量身打造,信者不疑,疑者别信,我尽心尽力就是了,不信任请移步他处。”

固执的他坚信诚信经营已是他最后的底线。

他明白直播这条路也许并不适合他,但此刻行业如若再不改变的话,那这些在阳美的商家,面临的市场优势也在败落,日子只会更糟。

李敏相信眼前线下领域仍有新的机会,因为市场需要新的东西去满足不同需求的消费者。

时代不同了,对工艺的需求是从传统过度到多样化,从多样化到精细化,在不久的未来,还需要从精细化到有深度。

他在近几个月发起成立的协会,就是一种对翡翠雕刻深度的探索。他携手行业唯一的国家工艺美术大师张炳光老师的工作室经鼎·桃源林梓楠、老蒋、许群豪、张桂荣等优秀、有追求的年轻玉雕师,他们想以作品的深度去影响行业,做阳美雕刻市场的清流。希望他们的作品能被市场接受,被消费者接受,让大家产生一种观念:他们的做法是做的。

除了在工艺上找到突破外,李敏开始更加关注消费者,他开始往个人定制的方向努力,先获得消费者反馈,再去寻找消费者喜欢的点。但定制工作出现的最大问题是资金投入。需要从品牌形象的塑造、品牌的推广宣传去提供更多选择给客户,如果有大老板能够投资,就会好一些,但谁又愿意在这个时候投资呢?

李敏无奈地笑着,一切都没那么容易。

“生而为人,哪有可能说没有碰到困难的。行情不好,那就把心收一收,不要把心放的太大。该怎么做事照样还得做,想办法做好,要是想办法了还做不好,那也只能证明能力没有别人好。”

李敏说自己是个潮汕人,而潮汕男人都有担当,不仅仅在事业上,在家庭,在人生上都一样。

他用一种玩笑的语气说到,那也有更好的途径,那就选择去死嘛,死了一了百了。但两者衡量,不去死,那就还是好好做事。大不了就是经历失败,努力了最后失败,他说自己也能接受。

文:莲萱珠宝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