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给清冷受喝春药/做的时候为什么有水声

  • A+
所属分类:珠宝首饰

    秦渊什么眼神,一眼便看出那女子才是主子,这二名男子,武艺不凡,但看站位,便知只是那女子的护卫。

    再看那女子,身着暗紫色劲装,做工精妙非凡,那两名男子的坐骑只能说叫良驹,这女子骑的就只能用神驹来形容了,乌黑的毛皮,尺长的鬃毛,比楚国的马匹还要高出三寸,四蹄不算十分粗壮,但看得出来极为有力,和水如烟的黑风有几分相似,但更为神健。

    秦渊上前,拱手道:“星辉商会秦渊拜见水大小姐。“看到这么多,哪还看不出这个女子便是水如烟的亲姐姐,如今水家大小姐,也是权势仅次于家主水啸的人物—水云飘。  攻给清冷受喝春药/做的时候为什么有水声  

    水云飘显未料到被人一眼认出,微微一愣即恢复常态,只是冷冷哼了一声。

    两名银甲护卫趋马上前,其中一个道:“什么星辉商会,没听说过,让你们当家的来!”

    秦渊摊摊手道:“星辉商会刚刚建立,我就是当家的,不知水家贵客有何指教?”

    另一名银甲护卫冷冷笑道:“哪来的小兔崽子,还自称商会,真让人笑掉大牙了,让你们的人退出兑雪,这里水家接收了。”

    秦渊看了看水云飘,见她没什么表示,心下已了然,水云飘只带了两名护卫前来,有两个意思,一是不想强攻兑雪,让其带来的水家队伍有所损伤,二是想看看占了兑雪的人的实力如何,能否一用,这么看来水云飘最多带了千人前来,轻装简行,只欲解鱼祥之围。

    秦渊摆摆手道:“兑雪已是我星辉囊中之物,既然水家非善意而来,成化,送客吧!“

    成化早已战意高涨,哈哈大笑着拔剑上前道:“各位请吧!”

    两名银甲护卫大喝道:“大胆找死!”驱马上前,长枪直取成化上盘,枪法甚是不俗。

    殊不知看上去虽然骑马上前,居高临下有所优势,但成化乃是钻研群狼心法的剑手,双剑迎向双枪,同时大喝一声:“吼!”

    铛的一声,双剑同时磕住双枪,成化力大无比,两名护卫同时感到双手一沉,如同刺中铁桩,心下一惊,这时成化的大喝如同闷雷在耳边响起,二人连同胯下坐骑被震的全身一虚,马蹄慌乱,但二人还算守住身形,没有落下马来,但也狼狈不堪。

    二人慌乱间,成化却未停手,双剑一卷,已和二人错身而开,站到了水云飘面前,水云飘眉头一皱,才看见两名银甲护卫的银甲被成化挑出几片甲片,落在地上,成化好整以暇的双剑归鞘,抱手道:“水大小姐不用俺动手请了吧。”

    两名银甲护卫在主子面前失手,顿时老羞成怒,双双飞身下马,长枪直袭成化后背,成化应敌何其老道,瞬间已拔出双剑反勾,将双枪格开,回身右手已劈出十多剑,将一个护卫劈的连连后退,本以为成化后劲已失,另一人正准备趁虚而入,成化的左手剑已如一道流星,极快的从连连后退的护卫面前划过,正是成化与秦渊钻研群狼剑法后简化的狼围夜刺,已成化之力已可轻松使出。

    成化左手一剑划出,身体顺势一旋,已躲过背后的一枪,不仅如此,背后袭来的护卫却未来得及止住身形,成化却贴到他面前,待反应过来,成化的短剑已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再看中了狼围夜刺的护卫,本以为小命玩完,这时候才发现,成化只是在他胸前的银甲上划了一道深深的剑痕,显是手下留情了。知道这是水家的人,成化当然要给水如烟一个面子。

    秦渊抱拳对水云飘道:“水大小姐今次只带了千余人马,想要解鱼祥之围,恐也难为,你我两家本无仇怨,不若一齐击退了南宫波,再论兑雪所属如何。”

    水云飘终于开口道:“你为何要用击退一词,你认为我水家精锐仅仅能击退那群乌合之众么?”

    秦渊微笑道:“若我是水家掌事,首选当然是水陆两路进军鱼祥,但此时流波战事愈紧,恐水家的战船抽调不开了,故而水大小姐只能亲自带人从陆路前来,而且人数不多,南宫波此时定发令一面封锁陆路,一面派贼船从海上攻打鱼祥,鱼祥内乱未平,又孤立无援,水大小姐前去能将陆路上的海贼击退已算不俗,要想到海上将贼人歼灭无异痴人说笑罢了。”

    水云飘面上虽无变化,但内心却已震惊多次,面前这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竟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将当下局势分析的如此透彻,竟不下于水家智囊之称的二叔水离,自己带兵出逐海时,二叔也告诉自己,击退即可,平内为先。

    水云飘平息了一下内心道:“你说错了两处,第一我仅有八百人马,第二你我两家早有仇怨,而且是你欠了我水家的。”

    秦渊一愣道:“不知怨从何来?”

    水云飘竟破天荒的呵呵笑道:“你掳走我妹妹如烟,父亲恨不得将你剥皮拆骨,你说是不是早有仇怨。你和你后面那个小鬼头还穿着如烟缝的衣服,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秦渊尴尬的挠挠头道:“水大小姐慧眼如炬,在下佩服,只是这来龙去脉说来话长,我这便让如烟来见大小姐。”

    水云飘点点头道:“如烟乃是我水家第二继承人,怎可与你等胡闹,浪迹天涯,不过你若是助我拿下鱼祥,我便做主前嫌尽去如何。”

    秦渊见水云飘有招揽之意,心下哪还能不知,拱手道:“原来水大小姐只带了五百人马,不过有秦某在,南宫波定难逃厄运。”

    水云飘顿时气结,但也无奈,流波开战,刺史尉洁强行征召水家在流波、逐海的人马前往御敌,父亲还要偷偷调派人马去刚舍援助龙将城,多线作战故而无暇东顾,自己手下只有五百人马,本也只想放手一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